tp钱包最新版下载|谷歌趁OpenAI内讧重组AI团队,挖来硅谷最高华人高管Bill Jia - AI新智界

文章来源:量子位

图片来源:由无界 AI 生成

除了暗自蓄力猝不及防发布Gemini,Google在做什么?

还在内部重组AI团队,在对外挖角高管,在对手“犯错”时厉兵秣马重塑竞争力。

以上就是量子位刚刚获悉的爆料。据说Google先是悄悄将所有关于AI的部门关停休克,然后重组出代号“Core AI”的新部门。以及更重磅的是,Google还从外面挖来了领导Core AI的负责人,一位华人,当前硅谷大厂中职级最高的华人:

Bill Jia。

没错,Meta的Bill Jia。Meta的工程高级副总裁,掌舵包括AI/ML基础设施、数据基础设施、性能和容量工程以及硬件工程。技术圈更知名的成绩则是PyTorch——目前最流行的AI框架之一。

以及如果提到Meta华人高管、框架,你会联想到Caffe作者、后来跳槽阿里回国担任首席AI科学家的贾扬清,那在Meta的时候,贾扬清向上汇报的老板,就是Bill Jia。

Bill Jia是谁?

想上个月,OpenAI的“后院起火”大戏,搅得硅谷甚至西雅图睡不好觉。

微软CEO纳德拉各种神操作被夸上了天,同时他的印度老乡——Google CEO皮查伊,则一度被讽刺睡得死沉,都不知道趁乱挖墙脚。

然而调侃归调侃,劈柴哥其实是有大动作的。量子位就打听到,Google内部正在搞组织调整,把原先分散各处的AI力量重塑,然后兵合一处,完成了Core AI的组建。

此外,Google还为这个AI新部门,找到了领导者:Bill Jia。

而且据说Bill Jia之所以最后花落Google,跟OpenAI这波内讧密不可分。量子位听闻,AI新浪潮汹涌以来,Bill Jia就成为了大小公司们和高端猎头名单上的“重点对象”。

明星创业公司希望拉他入伙,大公司也希望把他招入麾下——OpenAI也是其中之一,据说还提供了一个高级别岗位。

但没想到,Google趁乱诛心,完成了对Bill的挖角。

Bill Jia,现任Meta工程高级副总裁,掌舵Meta的AI/ML基础设施、数据基础设施、性能和容量工程以及硬件工程等基建型业务,也是框架大神,PyTorch就出自其团队,贾扬清在Meta也是向Bill Jia汇报。

Bill Jia也是目前硅谷大厂中职级最高的华人,是全球科技巨头中最富权势的华人高管之一。但他这个人,之前低调异常,始终没有完成技术圈之外的“出圈”——直到这一次“换工作”。

公开资料显示,Bill是上海交大校友,他先在交大拿下工业工程和材料工程本科双学士学位,而后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主修分布式调度算法,取得硕士学位。

2003年,Bill前往美国求学,2007年在USC(南加州大学)拿到运筹学和算法设计博士学位。

博士毕业后,Bill有四年的时间在微软度过。

微软时期的Bill主要负责基础设施优化算法,工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:

  • 开发和应用算法、统计/数学优化模型,以增强系统的架构、能力和性能,以支持关键的决策过程;
  • 开发ML算法,预测用户行为/偏好,设计门户网站,提高用户参与度等。

2009年年底,Bill离开微软,加入了Facebook(现Meta),并在接下来的7年里担任工程经理/主管(Engineering Manager/Director)。

那时候,Facebook的员工总数不足1000人,创立不过5年,IPO则要等到2012年。

量子位了解到,从2009年开始任职以来,Bill主要的工作内容,就是制定公司软件产品性能战略、推动公司优化和基础设施规划。

到了2017年1月,Bill升任Facebook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和平台副总裁,基本已经是Facebook职级最高的华人了。

这一阶段,他的工作重点还扩展到尖端AI/ML平台和基础设施的开发,比如开发和构建AI和ML框架、分布式学习/训练、探索前沿ML训练平台和预测平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影响力巨大的PyTorch,就由Bill及其团队打造和拓展。

基于基础组件,Bill主导和带领了Meta基础设施的开发构建,包括数据记录、数据摄取、数据流、数据仓库、数据计算(spark和presto)、数据监控和可视化服务。

产品方面,Bill管理着公司产品的性能、架构和容量,以应对超增长的用户群/流量和快速的产品发布周期。其其余工作也深入了Meta的一系列核心产品,如搜索、广告、新闻动态、照片、视频等。

整体总结一下,加入Meta后,Bill不仅在算法方面有所建树,还主导定义了Meta的硬件平台和战略。

迄今为止,Bill的title是SVP of Meta——是硅谷科技公司中职级最高的华人高管。

Google挖走Bill Jia,带队Core AI

不过,现在——或者最晚2024年开启前,Bill Jia就会加盟Google,开启他的新旅程。

量子位获悉,他离职的消息已经在Meta内部宣布,而下一站也基本确定:出任Google Core AI负责人。

具体职级尚未可知,或许等到Google官宣公告,会一并对外明确。

有意思的是,量子位还打听到,Bill“可能换工作”的消息,从ChatGPT狂飙以来就没断过。

因为外面的诱惑和offer实在太多了。

量子位已经多方证实的是,明星大模型创业公司以合伙人offer挖过他,大厂也开出天价合同找他,以及OpenAI也是密切接触方。

但最终,不知道是否因为“内讧”事件,OpenAI输掉了这位华人高管的争夺战,而且Google赢得的不光是Bill Jia一桩人心,可能还会有更多AI工程师和科学家。因为“内讧”事件动摇的,是外部观望者的军心——以前以为OpenAI铁板一块,现在帝国的裂痕谁都能看见,而且再也回不去了。

不过说回Bill Jia,最受关注的还是他会给Google AI带来怎样的改变?

在他本人履新发声之前,或许可以通过他最近在公开场合的发言,来看他如何思考AI,核心可以归纳为三个关键词。

一是开源。

他认为,在AI模型层,计算机视觉、语言翻译领域之所以发展到今天如此成熟,开源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以计算机视觉为例,

CNN(卷积神经网络)一问世就是开源的,后续的一系列模型也基本开源,加速了多轮创新和技术迭代。

而开源大模型正不断形成生态圈,同时驱动着闭源大模型朝下一代不断升级。

与此同时,开源大模型也为生态系统中的开发者提供更多机遇,“未来6到9个月,手机端去运行一些规模相对较小的LLM完全有机会变成现实”。

二是架构。

Bill预测,大模型有机会出现能理解段落与段落之间关联的新模型架构,这会是一个重要的节点。

三是时间关联性。

大模型现在对处理输入时,主要还是考虑空间关联性;以后的模型需要考虑时间关联性,“这对视频生成和逻辑生成至关重要”。他还强调,这现在还属于大模型的弱点,亟需研究创新。

所以可以推测的是,Bill Jia上任Google,如果他个人的AI思考得到了Google战略级延续,那Google接下来对OpenAI的反击战,可能会以开源架构为侧重。

那么承接这波Google反击OpenAI压力,首当其冲的可能会是已经推出LlaMA的Meta(手动狗头)。

咦,如果从这个推断来看,OpenAI再乱,Google也最好优先从Meta挖墙角。当然那时候也有调侃说,Google对OpenAI人才兴趣不大,毕竟现在OpenAI的人才主要都是从Google跑过去的,跳槽不到一年回来还得涨工资,Google的军心不得大乱?

既然挖角OpenAI不划算,那截胡OpenAI潜在候选者,再把接下来重点竞争的Meta的AI基建掌舵人挖来……一石二鸟,简直完美。

当然,以上消息纯属坊间多渠道证实的传闻,Bill Jia入职Google,请以他本人官宣或公司说明为准。而劈柴哥的Google AI重振雄风战略思考,也以布林或佩奇说明为准(再手动狗头一次)。